工作餐菜谱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扇贝的做法 > 正文内容

校园情感文章

来源:工作餐菜谱   时间: 2019-04-15

  青春期的情感总是那么微妙,下面就是学习啦小编给大家整理的校园情感文章,希望大家喜欢。

  大三时,有一个叫大苇的男孩对我很好,而我也把他当做了异性好友,常常向他倾诉心事,几乎无话不谈。不过,我却从不认为我俩会与“爱情”有什么瓜葛。

  原因嘛,是我认为爱情是一种特别的东西,就像我某次在书上看到的那样:“在感觉上恋爱非常近似恐怖。”我和大苇虽说很要好,可那种“恐怖”的感觉确实没有呀,起码我是绝对没有。至于大苇,我也悄悄观察过几回,很遗憾,他除了偶尔会脸红之外,一点也不“恐怖”。

  所以,我把我和大苇的感情定性为友谊,非常要好的那一种,因为我们一天不见面都会不舒服。

  20岁生日到了,那天除收到同学们的礼物外,我还收到了一束由花店送来的玫瑰花。花束中间藏着一张精美的花卡,上面写着让我面红耳赤的话:“祝福小姐生日快乐——一个暗恋你的男孩赠。”的小姐不肯泄露顾客的姓名,只说是个高大帅气的男孩。

  我好开心!我迫不及待地去找大苇,他可是我的军师兼智囊。

  “有没有我帅?”大苇听我说完后目光炯炯看着我。那天他好像打扮得特别好看。不过我没理他的玩笑话。

  “怎么处理?”我谦虚地向“军师”咨询。大苇撑着下巴做沉思状:“很简单!两个问题,一是弄清谁写的,二是你希望谁写的。”他快刀斩乱麻。

  “第一个问题猜不出;第二个问题,我希望是小杰写的。”我也迅速作答。

  “什么?小杰?你爱上他啦?”他脸霎地苍白了,弄得我也好紧张。“他、他很糟糕吗?”我抓住他追问。

  “不是,我只是觉得你还小,谈恋爱不合适。”他情绪好像很坏,过了一会儿又说头疼,要回去了。“怪怪的,”我有些不悦,说好了一块去跳舞的。

  那天晚上我只好一个人去跳舞,一直跳到舞会结束。因为我心情太好啦,我想没有哪个女孩在生日里会不开心的。

  第二天,大苇的病就好了,我们仍然在一块玩。不过那束花的赠送者却一直没有露面(小杰已被排除,因他爱上了别的女孩)。我问大苇这是为什么,大苇说可能这男孩缺乏勇气吧。我觉得有些遗憾。不过那真是一束香艳美丽的花儿,一想起它,我的心情就特好。

  转眼间我们就要了,一些情侣生离死别,令人潸然泪下。我和大苇虽不是情侣,离情却也是一样难受的。在火车站送别他时,我们都很伤心地哭了。临上车时,他揽住了我的肩,这是他和我惟一的一次亲密举动。我留在了本城。而大苇则去了深圳,不几年又去了澳洲。我们已经多年未见面了,我常常想念他。

  有一天,我突然收到他的一封信,信中告诉我他已结婚了,又回忆着昔日校园时光,表现出极真挚的感情。突然,我的眼睛被一行字灼伤,霎时泪落如花,那行字是这样的:

  “那时你是个好可爱的小女孩,我曾送给你一束玫瑰花,可惜我不是你的心爱,但岁月流逝,那份温馨永存……”

  我流泪,因为我知道曾经错过了多么珍贵的东西,我流泪,为了少女的纯真和傻气。但不管怎样,我永远记得那束玫瑰,因为收获一份真情总是那么美好。

  曾经有个女孩告诉我:“这辈子穿过耳洞的女孩,下辈子还会是女孩。”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左耳上已嵌着两枚耳针,在黑夜中闪着玄妙的光,但右耳上没有!

  她的名字叫夏,是个古怪的女孩,总穿着白色的T恤和宽大的牛他裤,坐在教室里离我不远的地方。有一次,她突然转过头来,眼神直接迎着我的视线,没有任何的迟疑和羞涩,然后侧着脸,轻轻的笑了。我从此记住了她的笑容——十七岁女孩才拥有的那种天真的笑容。那种天真惹人怜爱。

  以后我们便相识了,于是总会看到她天真明亮的笑容,还有她那左耳上的耳洞,上治疗癫痫比较权威医院是哪家面变幻着漂亮的耳饰是永远看不透也看不尽的风景。我很喜欢这样的她,仅仅是她的笑颜!那时候,我已经有了一个要好的女朋友,叫扬。是一个没有耳洞的女孩,但她说她喜欢看到其他女孩用漂亮耳饰点缀精致的耳朵。

  我是校广播站成员。后来我策划了一档校园节目,是关于耳洞的话题。有许多女孩子打进热线来讲述自己的耳洞。有一个我熟悉的声音也在那里响起:“我很爱很爱一个男孩儿,但是我不会让他知道,也不可以让他知道。所以我为他穿了第三个耳洞,并且让它空着。我想有一天,当第三个耳洞愈全时,我会遗弃所有的爱,离开他。他就像我的耳洞,是我生命中无法躲藏和隐匿的缺口,却永远不是出口。我无法停止,我只能向前。”我想每一个人都会轻易地被这样的女孩感动。“谢谢你,同学,请问你的名字是?”“我叫夏。”果然,第二天,我在夏的右耳上发现了第三个耳洞!

  后来夏和许多男孩恋爱过,每一段恋情结束时,夏就为自己买一对耳饰,说是一种纪念。她说:“我只有一次爱情,我知道它洽谈室是要枯萎的,所以在它盛开的一瞬间我就把它掐断了,我已经不会再有爱情,但是我无法抗拒温暖,即使它再短暂,再单薄。”我说:“夏,你不可以这样,他们都是无辜的,你对他们不公平。”“这世上有公平吗?比如我爱你,而你却不爱我。难道这公平吗?——对不起,我只是开个玩笑。”

  夏大学毕业后去了日本,走之前,我们通了电话。我问她什么时候回来,她说也许一年,也许十年,也许永远也不会回来了。她对我说:“郁,真奇怪,为什么我的第三个耳洞一直都没有愈合?我已经无法忍爱这种等待的煎熬。所以我用空间和时间来填补它。”

  夏走后两个月,我决定和扬结婚,扬和夏完全不同,她将是一个好妻子,我会爱她,我们将会幸福…………

  我和扬的婚礼将近的时候,我收到从日本寄来的邮包,里面有很多耳饰,我明白,那是从夏耳朵上摘下来的,它们失去了灵性,不再闪着玄妙的光。还有两封信,其中一封这样写道——

  郁先生:

  这是夏的所以耳饰,也是她惟一的遗物。我们不明白夏对你怀有什么样的感情,她说她对你从来都不曾抱任何希望和奢求。但是却始终无法忘记你。她是个很可爱的女孩,任何人都会被她的纯真所感动,可是为什么你却不可以呢?作为父母,我们希望她能淡忘过去。重新快乐的生活下去,但太难了,因为她爱的人要结婚了!

  几天前,她说她要见你一面,只是去看一下就回来,但飞机刚出跑道就发生了爆炸…….

  事后我们整理了她的房间,发现了这一大包耳饰,以及一封没有寄出的信,是写给你的,虽然我们知道这种事情无法强求。我们还是把这些寄给了你。就算是我们的私心!作个纪念吧!

  节衰!

  夏的父母

  我毫不掩饰自己的眼泪,这是我没有料到的结局。夏在我身边呆了四年,我曾经那样迷恋她的笑颜,却从不曾爱过她,原来这个世界真有它的不公平。

  我又看到夏幼稚的字体,孩子般任性的天真——

  郁:

  我是一个很坏的女孩,做了太多的坏事,欺骗了太多的人,我惟一做过的好事,就是曾经那么痴心和真心地爱过一个人,如果这也算好事的话,看,我的耳洞都是为你而穿,如果有一天,你也像我一样被爱情遗忘,你会了解现在的我有多心伤。如果真的有来世,我愿意再遇见你。即使你不爱我,我依然爱你……………………

  夏

  我无法自制地瘫在地上,泪流满面,原来我并非仅仅依恋她的容颜,她是一种气息,已经渗进我的生命,无法再被抽去。我把自己关在家里整整五天,第五天的时候,扬来了,问:“婚礼还举行吗?”“是的,而且马上。”我说

广西哪家医院能治好老年癫痫病

  因为我不愿也不能再辜负这第二个女孩了。我想我会爱她,我们将会幸福。

  一年后,我们有了一个男孩。

  时间过的真快,一晃孩子大学毕业了,那天他把女朋友带回了家,我和扬都很高兴,女孩子很漂亮,笑容天真无邪,惹人怜爱。

  “伯父,伯母好,我叫夏!”

  我一愣,手里的烟掉在了地方,扬看了看我。

  女孩很热情的跑去厨房帮扬的忙。谈话隐隐约约的飘出来。

  “为什么你的耳洞是空的,怎么不带耳饰?”

  “我对耳饰有排斥感,从小就这样。”

  “那你为什么又去穿耳洞呢?”

  “母亲说我出生的时候,右耳上就有一个耳洞,真奇怪。”

  “郁,如果真的有来生,我愿意再遇见你,即使你不爱我,我依然爱你。”夏的声音在我耳旁久久回响着………….

  我可以喜欢你吗?

  小禾的字写得不好看,一点也不好看。

  小禾读书的时候是自卑的,终日只会在教室的角落里啃厚厚的小说。除了有零落的稿费单掉到她的课桌上以外,没有一个人在意她。

  有不少陌生的同龄人从远处寄信给小采。她一一回,用心地把字写得一笔一划,生怕对方看不清楚。可几乎看了她信的人,都不会再写第二封信给她。只有骆向阳。

  骆向阳在距小禾很远很远的城镇读高三,不太像个好孩子。骆向阳写第一封信给小禾说,你的文章如清风扑面。

  小禾听多了这样的夸赞,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但小禾的课桌上,轻盈得像一只过路的蜻蜓。骆向阳写,小禾,你的字虽然不算漂亮,但怎么看,都像一个乖巧的小姑娘用心地在纸上,一字,一标点,都看得出你的心在上面行走。

  骆向阳的信来得很频繁。他的手比小禾的手还要灵巧,每次都要把信折叠成不同的形状,仅仅拆信,都要花费小禾很长的时间。骆向阳告诉小禾,是因为有很多女孩子折叠各种各样的给他,他不喜欢她们,但他却一一收下,只是为了学会折叠信纸的形状,然后寄给她。小禾有些感动,甚至有些不知所措。但转念就会告诉自己,或许人家只是随意讲讲。有时候小禾会将视线从信纸上偷偷转移至班级里那个优秀的男生身上,那男生同样也被许多女生喜欢,甚至在最初的最初,她也会悄悄地就着落寞的月光给那男生写情书,可是次日醒来,尽管昨夜的梦还带着晨露的清香,但在早晨阳光微弱的照射下即会碎裂一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小禾再看到那个优秀的男生,便在心底开始默念着骆向阳的名字,然后无措地想象着他是否也这般清朗。

  小禾将骆向阳的来信一一编了号。小禾想,若干年后,回望来时路,将编了号的信一路看过去,定会发觉青春原来这样微薄,或许,青春里的名字,只有一个,便是骆向阳。

  骆向阳有一次在信里问小禾长的什么样。小禾看着信,有一朵泪花不自觉地盛开在了信纸上。骆向阳再三要求小禾寄照片过去,小禾莫名地有些生气,不但不寄,却连着两封信没回给骆向阳。

  小禾长得不算漂亮,但也不算难看,是那种行走在学校里极少有人注意到的平凡女生。可小禾倒希望自己确实平凡到没任何人注意才好。

  有一段时间,小禾再没收到骆向阳的信。小禾想,他一定生气了吧?或者他一定觉得我不寄照片,就是因为自己长得太难看的原因。其实也是,只要他要,只要我有,我为什么不给他呢?不过一张照片而已,或许他看到我事实上长得并不算难看,说不定会不计其他地喜欢我,反正又不会有见面的那一天。

  在最美好的年龄里,小禾却要的这么简单。只要简单的喜欢,哪怕是一点点,哪怕没有永远。

  于是,小禾特意选了条长裙去了学校附近的照相馆,选了蓝天碧海的背宁夏哪家医院癫痫病治疗专业景,双手背在身后,羞涩而明朗地笑。

  小禾写了薄薄的信,将照片夹在纸张里,信封的中间位置,工整地写着“骆向阳”。可是,在她还没有将信投进邮筒的那个下午,骆向阳的信却再一次飘落至她的眼前。

  信不长,骆向阳说,一直都没收到你的信,以为你忙,就没好打扰。连同泛着淡淡香味的纸张滑落的,却是一枝玫瑰,红得耀眼,虽然是剪来的,但是,小禾像是看到了骆向阳,倚在墙角,周边是女孩子钦羡的目光,而他,沿着玫瑰的脉络,一点点,一点点,专注地为她“采摘”。贴着玫瑰的纸张背面,是骆向阳一向刚劲而落拓的字,写着舒婷的《致橡树》。每一行,都看得小禾的眼睫边缘像摇曳起一颗颗打湿的露珠。

  玫瑰的一侧,骆向阳写:小禾,真正在意一个人,外在的东西并不重要。最后的最后,写着:我可以喜欢你吗?

  她是不是他的公主

  夏天过后,骆向阳没有被大学录取,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西安。只因为,那是小禾梦想抵达的城市。

  骆向阳说,小禾,你等着我,我会给你幸福。落笔的语气里充满了甜蜜的笃定。然后在信里,骆向阳向小禾用笔描述着他眼中的钟鼓楼、大雁塔、小寨、朱雀大街。偶尔也会说长安南路上总有漂亮的女孩子风一般掠过,他就说,这么多漂亮的女孩子,却没有我要的一个,小禾你知道吗?

  小禾开始怀疑上天是不是真的对她过于眷顾,爱情怎会来得这样简单?小禾小心翼翼地试探,骆,听说西安有著名的小吃街,记得带你喜欢的女孩一起去哦!

  骆向阳没有直接回答她,只说,小禾,我想快些找到更好的工作,挣更多的钱,那样我就能在你毕业后接你来西安时。给你满满当当的幸福了。

  毕业并不是遥遥无期,在周边的同学纷纷揣着简历开始穿梭于大小人才市场时,小禾却总像个做错事的小孩,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生怕别人有意投射给她异样的眼光。班里那个优秀的男生,因为优秀,总比他人得来的容易,早早找到不错的工作,走起路来比天鹅还要高傲。王子就应该这样吧?生着俊朗的外貌,有着不错的事业,身边还有异性的青睐,或许,生活中的骆向阳也会真的如此。小禾想,要不就等着王子来接吧!只是,他是她的王子,她是不是他的公主呢?

  小禾的字写得不好看,一点儿也不好看,一直一直都是。但她仍会写信给骆向阳,时间不固定,长短不固定,只要想起他就会伸展开信纸,让心事在上面温柔地蔓延。

  有好长一段时间,骆向阳都没有写信给小禾。小禾企盼的心多少有点难过,会不会陪女孩子去小吃街了呢?小禾看着街边掠过的年轻女孩洁净的面庞,会想如斯优秀的骆向阳的身边,就应该有这样一个年轻好看却又出众的女孩子,怎么也不会轮到她的。

  直到收到骆向阳的信。薄的,如蝉翼,不小心就会失却另一只翅膀。小禾不忍不敢也不舍动手拆开,她害怕这会是最后一封,看了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读到骆向阳的字。

  可是,当她拆开,信封里如同当年收到玫瑰时一样,滑落出来的是薄薄一张,不同的是,这次是从她的城市抵达西安的车票。骆向阳整整加了一个月的班,只为送小禾一张抵达幸福站台的车票。

  重要的东西在内心断了线

  小禾写给骆向阳的最后一封信是:以后我不会再和你联系了,因为我按你信中的要求到西安火车站出站口,我看到了穿着蓝色T恤的你,根本不是我一直喜欢的你,就这样永远说再见吧!

  骆向阳再写信,却是查无此人,悉数退回。骆向阳这个时候才发觉,这么多年,他与这个早在心里比谁都爱的女孩,除了信件,再没有其他的联系方式。

  骆向阳哪里知道,小禾根本没有去西安。她只是回了趟老家,她要告诉父母有人要带她走了,她不管这人怎么样,也不管二老怎样的拦阻,只要能跟他走,怎么都可以。可是,母亲最后的话却伤到了她一直都治疗癫痫好的方法都有哪些呢努力掩藏的痛楚。母亲说,你以为他见面后会真的喜欢你吗?他喜欢的只是文字里的你,而不是现实生活中的你。

  小禾不相信骆向阳是母亲中眼的这类男人。但小禾这么多年一直担心的事情,被母亲这样一说,却是生生地疼。

  可是骆向阳是小禾青葱岁月里惟一的名字,她不想轻易放弃更舍不得一笔抹去。小禾忍住内心的阵痛,一次次地和父母亲相商、争执、忍让,却怎么也学不会妥协。末了,父母把她锁在屋子里,只说了一个理由给她:再也不愿意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受伤,不管是心,还是身。

  小禾像一个落难公主,写了最后的信给骆向阳。与其说因现实被迫决绝地告别,不如说是她要抱着最后的希望试探他,如果他像她一样懂得争取,哪怕现实中的他像她一样,她也会跟了他去。

  可是,后来证明,骆向阳并没有任何的争取。他只是如小禾一样写:这是最后一封信了。不同的是,他还有一句:对不起,我没有资格爱你。

  小禾哭了整整一夜。她一直记得这句话:没有资格爱你。

  从此,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在她的内心断了线,心里的那扇门就此永远地掩上了。

  错失在白衣飘飘的年代

  很多年后,小禾除了写小说,就是用声音通过电波讲述一个又一个浪漫凄美的。有一天,她在众多听众来信中看到一封信。信上写:听你讲了《致橡树》的那么多版本,可我觉得只有你和他的故事最感人。我是他要好的同学,其实他是一个有些自卑的人,是你的信指引着他一路走了下去。他说要带你到你梦想的城市,要照顾你,要把他一生的幸福都给你,你不知道他有多么地努力。当年你写信和他告别时,他按着邮戳寻找你家的地址,可是就在他快要到你家的路上却出了车祸,右腿被截肢,后来就再没了消息……

  小禾握着信纸忽地柔肠百转,泪水再一次像那年收到骆向阳信封里的玫瑰一样,大颗大颗地掉落。他不知道,那张火车票她一直夹在当年写满青春里惟一一个异性名字的本里;他不知道,她的右手因为6岁那年被严重而留下了终身残疾。青春年少,在最需要被异性注目的年纪,那么多的人,只有他说她在尽力写却仍是歪歪扭扭的字像在纸上刺绣,像心在上面行走,只有他说我可以喜欢你吗,尽管是在4月1日。

  当然,小禾也不知道,那一年,骆向阳按信中所说,他真的在西安火车站出站口等了她。只是他没有按信中所说穿蓝色T恤。那天他穿了白色的衬衫,只因为,是那篇文章让他认识了小禾。文章里写:我多么想在白衣飘飘的年代里,有一个人伸出手给我说,今后的路,我们一起走。

  

看过“校园情感文章”的人还看了:

1.

2.

3.

4.

5.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 ms.vclzw.com  工作餐菜谱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